亲爱的用户您尚未登录,还不赶紧

乡村文人的救世狂想曲:龚圣亮和“华南教会”(下)

作者 : 刘盐约
2020-11-02

三、从华南内部资料看华南教会

1.华南教会的名称由来及其宏伟异象

“华南教会”的创办人和最高领袖龚圣亮,在1992年之前的数年里一直是和徐永泽配搭服侍的,华南教会这个名称到1992年龚徐决裂后才正式出现。但龚圣亮把华南教会的历史向前推到了1980年代,并做了重新建构,设置了宏伟异象和宇宙性蓝图。设

龚圣亮把华南教会描述为“是神救赎计划的最后完成者”。在其所著《神的永远到永远—神救赎计程的恢复》(此书相当于华南教会的“圣经”)第五卷“论中国与神的救赎计划”里,龚圣亮对“华南”解释道:“华是指中华,南乃是南方,简称华南,就是中国的南方。”龚圣亮为何如此看重中国南方呢?他说:“华南地福音薄弱稀少,多处甚至从未听过福音,又加上海外宣教士多注重中华的中部和北部,因此华南地是一片荒芜之地。”“就世界的人口比例和福音普缺来说,福音缺乃缺在中国;就中国而言,福音缺,缺在中国的南方。”因此,龚圣亮决心发起一个针对华南地区的传福音事工,攻击撒旦的营垒,抢救迷失的浪子。

他的看见是:“结束战争(指与魔鬼的战争)最后的战场是在中国,且是在中国的南方。”为了突出华南地的这种地位,他做了一个类比,“如同救恩降生的地点是在犹大国,乃犹大的伯利恒。”他的宏伟蓝图是:“向南方开拓福音,要在京广沿线、汉丹沿线、长江流域和大洪山、桐柏山、大别山、大巴山、武当山开荒布道,生命栽培,培训工人,然后把福音推向中国南方的各个省地。”

在龚圣亮的宏伟蓝图里,华南教会是以湖北为根据地的。龚圣亮对此的解释是:“湖北是中国的中心”,而“戴德生来华,在中国的内地十一个省份布道”,而“十一个省份内地中心的内地湖北却是一片空白,独戴氏未曾到过。”而湖北“钟祥郢中又是湖北地理位置的中心”,曾是战国时代“楚国之都”所在地,还是“古代皇家之地,是撒旦的大本营”。龚圣亮以此来映衬出华南教会在湖北得以建立的“重大意义”。

其实稍有些历史常识的人就会知道,湖北在中国历史中的地位没有那么神乎其神,而且当年宣教士在华南地区的活动不少,像英国的宣教士柏格理、富能仁早在龚圣亮之前的近一百年里就已深入到中国西南部的深山老林里布道了。

在将华南的地理和历史进行特殊包装后,龚圣亮也就亮出了自己的牌子:“全体同工……看见了神对自己的托付,最后在华南福音使团的团旗面前庄严宣誓,‘神永远救赎计划最后的完成“就是我”!’题词是“伟大的浇奠之日,人生事奉的转机”'华南福音使团由此得名且开始。”是为1991年2月15日(农历正月初一),这一日也是华南教会的诞生日。龚圣亮把华南教会所处的时代称为“末后的第二个使徒时代”,由华南教会“全体浇奠”。而“‘神永远救赎计划最后的完成‘就是我’”则成为华南教会的口号。

为此,龚圣亮进一步制定了华南教会的基本教义、事奉蓝图、使命、战歌等。可能是受到赵天恩“三化”异象的影响,龚圣亮也提出了一个“三化”版本作为华南教会的“宗旨”:“全国福音化、教会基督化、国度化”(后来第三个改为“救赎国度化”),而其使命是:“捆绑撒旦,抢救浪子,完成神的救赎计划,促进主的国降临”。

最终,龚圣亮把华南教会定性为“是使徒和历代正统教会的继续、是主从末代各教派中分别出来的、是神救赎计划最后的完成者”,因此是“主认可的正统教会”。从这里就不难理解,为何在其《华南专刊》里每一期都有一部分内容介绍教会历史和各种信经信条(包括改革宗的系列信条)。但讲述教会历史最终还是为要突出华南教会,“华南教会的救赎大旗”是“上主启示的”,是“照使徒的脚踪、信经、尼西亚信经、亚他拿修、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加尔文和历代正统教派熔于一炉,且在此上面进深、延展。”并号召信徒(称为“蒙恩者”)“大家要同归主旗下”,“投身于救赎计划的洪流中”。有一位福音使者在《华南专刊》上撰文说道:“主之所以叫我们生在末时代,就是要叫我们作他末时代的工作,完成他交付末时代蒙恩者的使命。”

2、华南历史的发展阶段

    有了如此宏伟的异象蓝图,龚圣亮进一步把华南教会的发展历史定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86-1991)——圣灵的印”,这一阶段以建造教会为中心,重在开拓:“回想已过的1986-1991,那真是神把圣灵的大印给华南的大好日子。……如此,神迹般的,短短几年内,就领有难以数计的人清楚自己的得救。紧接着就是基督的教会在各地于真理的圣灵里纷纷建立。”“第二阶段(1991-1998)——真理的带子”,这一阶段以施行救赎为中心,重在培训。而第三阶段就是进入所谓的《救赎专刊》阶段,以力创《华南专刊》为中心,重在联络。

第29期《华南专刊》就创办这份刊物的意义如此写道:

“华南救赎专刊”……是根据上述末时代中国基督教的背景,为要在中国施行恩主的救赎,为改变中国基督教只求外表不顾实质得命运而创办的;是救赎末后的华南福音使团,因为教会历史和教会历史中所产生的各信经信条,被中国教会遗忘,被激发想出来的,后来经交通会和大会决定纳为华南福音使团及教会在第三阶段的使命。

    龚圣亮褒奖教会历史上的信经信条,其用意是为了抬高《华南救赎专刊》的地位,甚至高举到和圣经一样的位置:“‘华南救赎专刊’是上主的产物,作者是上主,如同基督教的正典《圣经》是上主口中的话,作者是圣灵一样。华南不过是受托作上主的代笔人而已。”龚圣亮宣称《华南救赎专刊》是“圣经正典的续篇”,“以江河为喻,圣经正典是上游,华南救赎专刊是下游;以地球为喻,圣经正典是上半,华南救赎专刊是下半;以经典为喻,圣经正典是上卷,华南救赎专刊是下卷。”

为了统一信众思想,龚圣亮发出这样的号召:“在以力创华南专刊为中心的第三阶段中,华南纛下的蒙恩者、投稿者、福音使者,即所有的千军万马,都务必要重视改变世界观,更新人生观,坚定信仰观,并力求与上主、与教会、与书刊同观点、同思想。”还有人撰文发出呼吁:“呼吁主内弟兄姐妹们,务要破碎自己的梦幻,抛弃自己窄小的天地,投入救赎书刊的行列,拿起尖锐的笔。”

《华南救赎专刊》(全称是《救赎与中国—华南专刊》,简称“赎刊”)创刊于1998年8月,是华南教会的喉舌,也是龚圣亮的传声筒,所刊文章基本上是对龚圣亮神学思想的阐述,还有是内部信徒的见证分享。

3、内部运作和组织架构

先看其纷杂的聚会体系。在华南教会里,设定的必聚之会有:“生命会、真理会、柱石会、三家会、神召学”。

1.生命会又叫“逃生会”、“得救会”,是布道性的聚会,也是初信者的入门;

2.真理会是进深聚会,是华南内部所有信徒(称为蒙恩者)的聚会;

3.三家会是针对被抓信徒的家庭、奉献儿女的家庭和接待圣工的家庭举办的聚会,一年一次;

4.柱石会是在教会里参与一定服侍的人员的聚会,是“当地教会操心肢体、各礼拜聚会处的执事、主持礼拜讲道的肢体,以及渴慕追求真理,在信徒中有代表性、影响性的肢体在一起的聚会”。

5.神召学是面向有全职服侍呼召的青年信徒举办的学习班,长达三个月,福音使者从这里产生并差派出去。

华南教会内部组织严密,呈现一个金字塔结构,从下到上依次是:蒙恩、执事、服事、操心、福音使者、监督、特约、老师。

1.蒙恩是平信徒,

2.执事、服事、操心是平信徒侍奉者,

3.福音使者是神职人员,守童身,

4.监督和特约是教会高层管理者,

5.而老师就是龚圣亮本人,位于金字塔上的顶上。

为了强化这一等级体系,华南教会别出心裁地设立了爵位制,有四个等级,从下到上依次是:

1.拖助:忧君专列赎轮的关注者

2.支柱:上主神计赎愿的载重者

3.监督:华南方向道路的守望者

4.特约:中华教会命运的决策者”

这里提到的“特约”,不用问,就是龚圣亮本人,看得出他不仅是华南教会的最高领袖,而且还要成为中华教会的最高统帅。

4、别出心裁的阅兵典

为了激发士气、严明纪律,龚圣亮强调华南教会是“一支军队,乃一支征服那(应许)地,得那地为业,在那地建立神权政治之共和国的军队”(摘自第43期《华南救赎专刊》文〈军列赎轮滚滚,华纛怒卷天风〉)。为此,华南教会定期举行“阅兵典礼”,信众身着统一制服,以行军队伍接受检阅,仪式上还有鸣炮、擂鼓、点兵(按照民数记那样统计各交通会信徒人数)、行军等环节。

    第39期《华南救赎专刊》有一篇文章《上主月夜阅兵典》记述了2000年2月4日晚上的一次阅兵典礼,其中提到了各交通会的分布和信徒人数。文章是这样写的:“作为一个华南福音使者,其名录于生命册是消极的,惟独被录于救赎末后的华南福音使团战士册才是积极的。”

与旧约以色列按支派数点民数不同的是,华南教会的“点兵方法”是“按战军,即他平常所说的交通会”进行的。从文章提供的数据看,2000年的华南教会有十二个战军,亦即交通会,对应着以色列的十二支派,这应该是龚圣亮刻意为之的。这十二个战军依次是:

“第一战军:YC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28人,连人带马28万。”

“第二战军:TM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28人,连人带马28万。”

“第三战军:QJ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27人,连人带马27万。”

“第四战军:HB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11人,连人带马11万。”

“第五战军:YL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33人,连人带马33万。”

“第六战军:MJ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19人,连人带马19万。”

“第七战军:LC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6人,连人带马6万。”

“第八战军:CQ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43人,连人带马43万。”

“第九战军:JN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4人,连人带马4万。”

“第十战军:SY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8人,连人带马8万。”

“第十一战军:ZX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35人,连人带马35万。”

“第十二战军:ZY交通会,照着福音小组被数的,有精兵良将26人,连人带马26万。”

这里具有浓厚的军事化味道,难怪华南教会历史又被称为“建军历史”。而这里的“精兵良将”应该是指每个交通会的“福音使者”(并包括福音使者之上的监督和特约),“连人带马”是指每个交通会的普通信徒(而每个“福音使者”领导着一万信徒?)。根据《华南救赎专刊》其它资料,笔者对这一些英文字母缩写做了推断:

YC:应城(湖北)、

TM:天门(湖北)、

QJ:潜江(湖北)、

HB:华北(主要是河北) 、

YL:豫鲁(河南山东)、

MJ :待定(?)、

LC :利川(湖北)、

CQ:重庆、

JN :晋蒙(山西和内蒙古)、

SY:十堰(湖北)、

ZX:钟祥(湖北)、

ZY:枣阳(湖北)。

很显然,湖北占了华南教会半壁以上的江山。有意思的是,虽然华南教会的异象是以湖北为基地,面向华南地区进行福音事工,但在北方也有其活动区域,而且并未见在比湖北更往南的江西湖南两广设立交通会。华南教会的交通会相当于天主教的省一级教区。

第35期《华南救赎专刊》报道了农历1999年腊月二十九举行的一次阅兵典礼,由两百多位在各地服侍的福音使者参加,这次阅兵典还有一个华南福音使团全体团员“宣誓、浇奠、判决”的环节。“开始是华南创立人任命特约,接着是特约设立监督,再就是战士们(指福音使者)一个紧接着一个的上去宣誓、浇奠、判决,多么神圣而又严肃的场面呀!”华南教会有自己的旗帜,称为“赎旗”。在赎旗下,福音使者依次宣誓:“旗在人在,旗倒人亡”。大有气吞山河之势!

场面非常壮观:“第三项接着击鼓声,鸣炮声划破了整个夜空……第七项,点兵报数。一、二、三、四……一百九十九、二百……四百五十五、四百五十六……五百二十一、五百二十二、五百二十三万。啊!多么惊人的数目,是以色列人在旷野行军人数的八倍还有余。”这个“点兵报数”很古怪,原来是以“万”为单位进行的,一个人报数代表一万人。

透过上面两次阅兵典礼的点兵报数提供的数字,华南教会信众人数分别有268万和523万之众,后者比当年出埃及的以色列人六十万成年男子多出好几倍。这个数字有没有水分,只有华南内部高层人士知晓。

5、奉献和财务管理

前面提到过华南教会的奉献,有四大捐:乐捐、定捐、换捐和助捐。此外,华南教会还发明了一个“教内钱财自愿存放代管信托处”。第43期《华南救赎专刊》有一篇文章《排困解忧、拔锚起航、转弯上坡》介绍了这个制度,应该是从使徒行传里的“凡物公用”获得灵感,又类似于太平天国时期的“圣库”。

其中写道:“‘钱财’——指内容,专指人民币,不包括铜板、银圆或者金银首饰……‘托’——含两层意思:一层是蒙恩者把闲散资金交托给教会,一层是教会把蒙恩者所交托给她的托上天。”原则是:“有利无息”、“低限百元,时限半年”。其背后神学逻辑是这样的:“在神的救赎中,教会从神所领受的救法是转移蒙恩者的财宝到天上。不是转移十分之一,乃是要转走其全部,‘连一蹄也不留下’(出10:26),其用意显而易见的,就是要蒙恩者的心与地一刀两断,两刀三截,决不藕断丝连。因为主说:‘人的财宝在哪里,人的心在那里。’(太6:21)”

虽然文章里说是信徒自愿,但文章又以很严厉的语气责备那些半信半疑甚至心存“恶心”的信徒,鼓励信徒“将存放在家中、存于银行、借于别人的不用至少是暂时不用的钱财,全部取出收回而存于‘教内钱财自愿存放代管信托处’,这叫连根剜出,不留丝毫半点心根在地上。”华南教会说信徒通过这个办法可以实现“积攒财宝在天上”,却没有说明收上去的钱款具体要干什么,做什么用途。

我们也不晓得,这个制度在华南教会内部贯彻得如何。但一旦运作起来,一定能汇聚很多钱财。尽管华南教会的信徒普遍经济上比较弱,但其人数众多,基数庞大,从这些成千上万的信徒手里收上去的“闲散资金”,汇集起来恐怕不是个小数字。江登兴在他的那篇文章里提到一个困惑:“龚氏在第一篇上诉书《华南教案 天昏地暗》里称教会有存款‘260万’。农村教会怎么会有如此巨额奉献款?”这个存款数不是没可能的。

最后谈一谈华南教会里对龚圣亮的神化以及由此导致的个人崇拜。

四、龚圣亮在华南教会的地位及其被神化

1、龚圣亮被“中保化”、“神圣化”

华南领袖创华南,连三阶段不下鞍;

未老体衰心亦衰,含恨哭诉诉华南。

万事定律定时段,破壁割云欲补天;

先见华南后来事,历史存亡在接班。

这是在第39期《华南救赎专刊》枣阳交通会一位福音使者的文章里出现的一首打油诗,是龚圣亮写的,“这是老师写给专刊使者的心语寄言,更表达了老师呕心沥血为专刊的心声。”如果这段话表达的是对龚圣亮的敬意,那么下面这段话简直就是神化了。在一份泛黄的听道笔记本上我看到这样一段话:

由知识进入经历,由真理进入生命,由祷告进入圣灵,由地位进入道路,由作工进入写作,由联络进入培训,由外托进入内感,由圣经进入历史,由历史进入使命,由教教(教会的教诲)进入自操,由恋群进入孤胆,由自己进入老师,由老师进入赎计。

这段话也出现在第45期《华南救赎专刊》(2001.1)的“卷首语”,尤其是最后两句“由自己进入老师,由老师进入赎计”,读来怪怪的。这里的“老师”是华南教会内部信徒对龚圣亮的尊称。第46期有一篇未署名文章《华南中转上坡“由”与“进”》对这段话做了详细的阐释。

 由自己进入老师意思就是把自己变成老师,把老师变成自己,丢弃自己的倦、懒、冷、卑、私、谬,换上老师的饱、殷、热、高、公、正。只有如此,神的赎计赎愿才能落实成全。切记,不是要进入老师的人里,乃是要进入他心中的宝藏。

最后要达到“不再是我,乃是老师”的境界。第48期封三有这样一段话:“三一神进入师里面启示,真藏于师,传教所有顽生;师住在三一神里面领取,窃获神有,转赐宠爱学生”。老师心里的“宝藏”究竟是什么呢?就是“老师血肉生灵所包裹着的天国宝藏”,包括他从神那里领受的特殊的奥秘的启示及对神丰富的经历等。

查阅华南教会内部的听道笔者以及《华南救赎专刊》经常出现一个古怪的名词:“爱情欲”、“老师的爱情欲”,这里的“爱情欲”究竟是什么意思?第46期《华南救赎专刊》对此有一个解释:“爱——就是追求上主赐于人类的绝对真理,使其各项真理下判定义之,准确绝对之。情——就是纛下众生将其卑情不懈的加工调整,则万情为一,与师情同相吸,终两情相依依。欲——就是使广大劳苦众生从其死结、迷潭、愚昧、重压、劳苦的枷锁中得解放、自由、安息。”

与“老师的爱情欲”相对的是,教外人的“爱情欲”则是堕落的,而华南普通信徒的“爱情欲”是低层次的,需要不断靠近并合一于“老师的爱情欲”。由此,确立了老师(龚圣亮)在教会里的神圣“中保”地位。“人欲走进神计赎愿的国度,必须经过师教,使其世界观、人生观、信仰观……彻底扭转、斧正、改换之。”“人欲进入赎计之更深,与赎熔炉于一,务必经历师能,使其爱情欲与师蜜之更深关系,进其交换、加工、调整、提升之。”这样,“学生的爱、情、欲是老师手中的牛,老师的爱、情、欲又是基督手中的牛,老师与基督同负一轭,学生与老师同负一轭,基督牵着老师,老师牵着学生,都一同进入神救赎计划的江河中。”说白了,老师要做“学生爱、情、欲的主人”,“乃是基督托付他叫他如此作”,“将其徒众的爱、情、欲牵引到神救赎计划之江河中”。这种暧昧不明的用词用语和对龚圣亮的高举,岂不是为男女关系的混乱埋下了伏笔?

第41期《华南救赎专刊》有一篇某位天门交通会的福音组长写的文《蜂房下滴的蜜——学生与老师的关系》,用蜂与花(蜜)的比喻来阐述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在蜂与花(蜜)的关系中,我们清楚看见恩师的爱情欲是救赎者,是拉力;而我们的爱情欲是被救赎者,是阻力(向下的)。恩师救我们乃逆水行舟,其拉力越大,所付出的就越多,需要补偿的就越多。”在这里,恩师龚圣亮简直是等同于救主了。

这篇文章把恩师龚圣亮比喻成采花蜜的蜜蜂,把学生比喻成有污浊的花粉,需要老师的开采和圣化,甚至写下了这么一段暧昧的文字:“虽非肉体结合的关系,但也在此结合的范围,并且爱情欲乃通过肉身发出来的,在非身体的定点下,不受肉身的限制,却在肉身结合的范围内与恩师的爱情欲有所交换。”这段赤裸裸的文字,岂不是为龚圣亮和某些女信徒乱搞男女关系建构出来的“神学依据”?

2、龚圣亮的权威被绝对化:华南教会里的“特约联网”

    “特约”又是华南教会的一个特色术语。第40期《华南救赎专刊》有一篇文章详细说明了华南教会里的“特约联网”,从中显出华南教会有一个金字塔式的等级严明的圣品体系,而龚圣亮居于这个体系的最顶端。何为“特约”?“特约不是特选,乃是特别约定,特地派遣”,而且是“神与他所设立的特派员有特别约定”。在龚圣亮看来,“在神永远到永远的计划中,每进入到一个不同的时期,都有他不同的特约。”龚圣亮也有他的时代论版本神学,他把神的计划划分为:

原造计划(基路伯)、

复造计划(亚当)、

救恩计划(基督)、

救赎计划(教会)、

国度计划(圣徒)、

完美计划(儿女),

最后是恢复原造。(这张图示代表了龚圣亮的宇宙性神学架构。)在救恩计划里先后有“亚伯拉罕、摩西、大卫、基督”作为神的“特约”而在救赎计划中,又分为四个时段:

(1)救赎开始的特约是保罗(而不是彼得、约翰),

(2)救赎初期的特约是亚他拿修和奥古斯丁,

(3)改教时期的特约是马丁路德,

(4)救赎末期的特约就是龚圣亮,被称为“华南老师”。

“华南老师”远超越历届前任“特约”,“借圣灵的启示,发现前人未发现的:

A.完成救赎的必经之路;

B.三点成一线的救赎真理;

C.古老、更新、清晰、深入的救赎大旗;

D.奥秘真理的国度计划;

E.神宏伟壮观(创造、救赎、结归)的永远大计;

F.上主最终心愿,此足能扭转末世基督教的方向,使其都向着神爱的海洋(即神的国度)前进。”

这里所说的“特约”,地位超绝,意义重大,因此又被称为“中转划时代的特约,所上述所列的亚伯拉罕、摩西、大卫、基督、保罗、亚他拿修、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华南老师等”。就这样,龚圣亮(也就是所谓的“华南老师”)和摩西、大卫、保罗、马丁路德甚至和基督同等并列。这就是说,龚圣亮是当代(救赎末期)的摩西、保罗、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并且超越了他们,甚至可以说龚圣亮就是末后的救主。在此也看得出,龚圣亮为何很重视救赎历史和教会历史,说到底,是为确立他个人在所谓“救赎末期”的权威和神圣地位而铺路的。

在“中转特约”之下还有所谓“中间特约”,“乃是与中转特约有特定约定的人,其作用是要将神的使命和中转特约从神领受的,就华南老师来说,包括一阶段的教会真理,二阶段的救赎真理和三阶段的书刊真理等,有次有序,不变不更的散发延续下去。”

在华南教会里,“中转特约”的职分是独一无二的,唯独属于老师(龚圣亮)。作为“中转特约”的龚圣亮,拥有“神给他的圣灵的印和真理的带子”,以及“教会所交给他的权柄的杖”,可以与神、圣灵、真理有直接的关系,一切都是从神领受的。而“中间特约”,不能越过“中转特约”,而是要“发挥、进深中转特约所交于他的”。

在华南教会里,中间特约又称为“特约特派”,由龚圣亮予以委任。其委任书如下:

特约书

    命令×××为华南福音使团救赎专刊的特约特派,主理全使团,全面重大要害之6,是中华华南救赎的决策者,命特约官兵一致,始终如一,爱兵如子,不辱约职,效救赎的前约人。如:初保罗、古奥古斯丁、亚他拿修、马丁路德等,直到时间生命的最后。

    特约的誓言是:君忧臣辱,君辱臣死,旗在人在,旗倒人亡。

落款是:“赐约人:华南与创立人”。

龚圣亮通过这个“特约”体系确立了其绝对权威和神圣性,又通过“联网”把龚圣亮的意志贯穿在整个华南教会,并形成一个具有高度纪律性的团体。“联网就是教会的圣灵网络、生命网络、真理网络、爱心网络、救赎网络、交通网络等等互相连接,形成更大的网络。”“就教会说,所有蒙恩者皆为联网人,凡参加交通者皆为接受联网者。”这就产生了一个层层依赖的关系体系。

华南教会由一个点、片、交通会、使团、老师构成的体系。在点里,普通信徒为联网人,服事则为接受联网者,如此依次类推,蒙恩者借助操心、操心借助福音使者、福音使者借助福音组长才能实现“联上网”,而中间特约和福音组长可以直接联网于中转特约,这也就是说,到最后,整个教会都要“联网”于老师,仰望并依附于这位老师,也就是龚圣亮。“独创立人及创立人的圣灵、生命、真理、救赎、爱心、交通等为接受联网者”。

同时龚圣亮发出警告,指出“不与中转特约联网者的鉴戒(结局)”,比如出埃及走旷野路上不与摩西“联网”的可拉叛党,遭受诅咒而灭亡,而在“华南救赎旗下不与老师联网者”,也要遭到报应。作为华南老师的龚圣亮就是华南教会的“摩西”,其宣称:“有老师的人是最幸福的人,无老师的人是最悲哀的人,有老师不跟着老师走,是最可惜的人。”

龚圣亮不仅要求华南教会内部信徒“联网”,还展望到各教派都要“联网”:“倘若我们末时代的各正统教派,各蒙恩者,不分民族,不分地域,真的都能与使徒及使徒所写的圣经,古历前人及其所发现的信经信条,华南老师与其创办的专刊中的救赎均都联上网,那么,整个宇宙教会的圣灵、真理、生命、救赎、信息、交通等,都将如同现在的交通,一话牵万话,万话通一家,一轨通全地,全地连一轨……”

总结一下而言,华南对华南教会、华南专刊和龚圣亮的高举是“三位一体”的。一、“华南救赎专刊是圣经正典的续篇……圣经正典是上卷,华南救赎专刊是下卷”,二、“华南老师是神在地上的特约”,三、“华南福音使团是使徒和历代正统教会的继续”,“是主从末时代各教派中分别出来的”,“是神救赎计划最后的完成者”,“结束救赎的战场、地点、人物在华南”。

3、信众心目中的龚圣亮:被捧到了神坛

“师生情”是龚圣亮极为倡导的一个招牌,有关见证不时在《华南救赎专刊》里刊登。第36期《华南专刊》“君忧臣辱”栏目有一篇未署名的《问必答》,第四个问题提到:“老师给我的是什么,我给老师的是什么”,其中回答道:

华南的观点却认为,蒙恩者没有基督不行,没有一个好的教会领袖就更不可以。

老师给我的是……神,是主,是圣灵,是神在宇宙中的救赎计划,是神在永远中的美好心愿和最终心愿,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是异象、图画和旗帜,是整个诸天国度,是人生和生命的真谛,是瞎子的眼、瘸子的脚、聋子的耳;因为,若没有老师,我的爱、我的情、我的欲、我的整个人生,就会像猪一样永远在泥里打滚,苍蝇一样永远在茅厕里往返,狗一样吃了吐,吐了吃;……老师所给我的这一切,都是从前的人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心灵也未曾想到的。

所以,作为华南纛下的学生,我们每个人都当清楚,我们不但是恩主和老师的学生,而且更是恩主和老师的债户。

    甚至还有篇文章里,提到一个姓赵的福音使者:“赵多次说老师不会错,即使老师错了也是对的,发誓宁愿与老师同错,曾使老师受感不已。”(第48期文《这人不生在华南倒好》)这样来看,龚圣亮在华南教会里不仅是一个顶尖的教会领袖,更是如同教主一般的存在。他的身心灵和华南教会及里面每个信徒同在,并要熔为一炉。

第35期有一篇未署名文章《老师的难处》,吐槽有些接待家庭对居无定所、到处漂泊的老师接待不用心,甚至心里怀恨。其中提到了一个有趣的例子:“有一次老师到一个夫妇二人俱信的家中,办完事走了后,其家庭中的弟兄,晚上便做一梦,梦见老师在给众多的姊妹(其中也有他的妻子)讲道,讲着讲着,突然间把衣服全脱了……从此,便因此忌恨老师。”

第43期有一篇署名文章《老师,我想对您说几句心里话》,是诗歌体。开头就如此写道:

老师,虽然我从未见过您

但我对您早已熟悉

您是神在末世立定的特约

您是华南大公教会的创立人

您是建造教会的实干家

您是抵抗异端的辩论家

您是救恩系统之神学家

您是宣讲更深之生命之道的先锋战士

最后一段是:

啊,老师

……

从今后我愿意跟着老师的足迹和指向走

忘记背后,努力面前作完成赎计的中坚

……

不辜负教会的爱和老师的等待

我愿作服事,作接待

为群羊,为专刊吃糠咽菜

为民族,为国家谋幸福

积极投入救赎河并不迟延

结 语

以上就是通过多个视角对华南教会的神学观念、异象、内部运作、历史演变等方面做的一些考察和探究。华南教会的神学与异象,说白了就是龚圣亮个人的神学与异象,整个华南教会具有鲜明的龚圣亮特色。因此,我们更探究了龚圣亮在华南教会内部的位置及其被高举甚至被神化的一些特征和表现。

华南教会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兴起的,短期内确实实现了快速扩展,但也逐渐滋生出很多问题。华南教会就整体而言严格认信古代信经信条,持守三位一体,所以我们不能轻易说她就不是基督教的教会,至少形式上是如此。但在华南内部,问题多多,特别是把龚圣亮个人及其教导抬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和保罗、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并驾齐驱,甚至超越了他们。

这里无疑也有传统的专制主义文化毒素的渗入:无论是龚的自我神化,还是教会也对龚的神化,势必把龚圣亮抬到一个如神的位置,并要求信众绝对的全然的顺服,并发展到对信徒从脑袋到人身到财物的全方位操控。

从这里来看,龚圣亮就相当于华南教会的教主,而华南教会就是一个宗教怪胎,隐藏了很多罪恶,不仅扭曲了福音,还对信众造成了严重误导,不仅和社会,就是同其他教会都处于严重的对立中。很多信徒把贫穷当做是为主背十字架,把(华南)教会当成自己(唯一的)的家,为此耽误了家庭,荒废了正常的生活。说华南教会有些邪门,搞得很多人妻离子散并不为过。

除了上述严重问题外,华南教会自身的瓶颈也越来越显露出来,前面已经提到过,华南教会每个月有一半左右的时间用于各种聚会,无比推崇贫穷简单的生活,这就注定了华南教会只能在相对贫困的农村地区寻找“市场”,却无法在城市里扎根,吸引城市居民加入。虽然很多华南教会信徒还在巴望着龚圣亮出狱,能继续带领他们完成“神的救赎计划”,但今天的中国发展形势早已今非昔比,城市化运动成为中国社会的发展主流,在这种潮流面前,继续延续往昔模式的华南教会又怎能融入社会,因此华南教会恐将成为历史,或者沦为一个边缘化的小教派。

    “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加5:1)

“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太23:8-12)


评论0

    关键词
    分类 +More
    阅读排行
    Facebook
    0.13306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