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用户您尚未登录,还不赶紧

特朗普牵手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一场天作之合?

  • 福音派 大选 特朗普 政教关系
作者 :  admin
2020-11-17

美国总统大选余波犹存,白人福音派教会支持特朗普,不仅在美国,在中国也引起了很大的非议。日前,杜克昆山大学助理教授、美国圣母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罗静博士通过“信仰和学术”平台进行了一场线上讲座,分析了白人福音派支持特朗普的可能性原因。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个人行为明显违背福音派基督徒十分看重的许多伦理和宗教价值观。然而,他仍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获得了白人福音派中81%的支持率,并在整个总统任期内甚至身陷丑闻和面临弹劾之时都得到了他们坚定而忠实的拥护。这个群体在2020年大选中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也不低。

为什么他对这个群体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只不过是党派政治吗?或全是因为堕胎议题,因为特朗普许诺会提名反堕胎的法官吗?或是为了攫取权力吗?这是基督教民族主义吗?是白人至上主义吗?

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罕见地钟情于一个“不可能”的总统人选,这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我们对美国过去几十年的政治和宗教历史不太了解的话,你可能真的会觉得福音派支持特朗普是不可思议的。但是围绕在特朗普身边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呢?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都是福音派信仰非常虔诚的人士。

白人福音派一直强调政治领导人一定要有好的个人品格和修养。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他的白宫助理莱温斯基丑闻爆发,美南浸信会通过了一个叫做《关于公职人员道德品质的决议》的文件,在这个文件里他们这样说,“容忍领导人严重的罪错会灼烧文化的良心,导致全社会肆无忌惮的纲常败坏和无法无天,必将遭至上帝的审判。”还呼吁全体美国人要切实地相信个人品格在公共服务、政府服务中的重要性,并且要贯彻落实。虽说人都不完美,但是在推举候选人和选举官员的时候,一定要选那些表现出可靠的诚信,能够洁身自好以及展现最好的个人品格的那些人。

福音派领袖给政治领导人定的要求很高,但是2016年出现了特朗普,他的个人言语行为完全和福音派的个人道德主张背道而驰。比如说他多次离婚与再婚,婚姻不忠与艳星有婚外恋且在有录音证据的情况下毫不掩饰地吹嘘自己对女性的玩弄和骚扰;开设赌场,言语粗俗,并对这一切毫无悔意。

另外据某记者报道,特朗普的密友亲信透露特朗普私下里用各种各样的语言去贬低、抹黑和嘲讽支持他的福音派人士。正是这样的人,为什么福音派人士仍然那么火热地支持呢?2020年9月,皮尤研究中心的专文报告数据显示,白人福音派新教徒对特朗普的支持达到了78%,而天主教徒或其他宗教徒仅有52%-53%。

现在我们一起来分析原因:

1. 也许这些支持者并非我们所认为的或者并非是真正的福音派

一些学者和知名的福音派领袖认为“福音派”这个词已经失去了它应有的含义,所以很多自称是福音派并且投特朗普的人其实并不是福音派。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罗素·摩尔说,至少在圣经地带——美国南方宗教氛围比较浓厚的地方,一个可能在几十年被人带去参加过圣经夏令营却在之后从来没再次去过教会聚会的酒鬼都可能自称福音派,所以“福音派”这个词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真正有意义的是一个人是否真是热心爱主,参与聚会、跟随耶稣的信徒。奇怪的是,2016年党内初选的时候确实是很多挂名的福音派基督徒支持特朗普。但是等到他成为了共和党提名候选人之后就发现更为传统的、保守的、真正的福音派信徒也都猛烈地坚定地强烈地支持他,而且在他当选总统之后,仍然不改初衷地支持他。

皮尤研究中心事实小组调研显示,有三分之二信仰坚定、热心虔诚的信徒认为特朗普在任期间表现不错,而且宗教情绪越是高涨的人士,对他越是认可。因此,有些人就将这一现象理解为是党同伐异的党派政治表现,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与美国共和党联系就非常紧密,特别是在反堕胎、反同性恋婚姻方面就形成了一个联盟。

尤其随着美国政治分裂的加剧,党派归属成为每一个美国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很多美国人基本上就是把福音派基督教和共和党看做是一体的,所以共和党人(白人福音派)投共和党,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事情。一个人的政治认同确实会对他的宗教认同、宗教信念和宗教实践产生深远的影响,人们会根据政治环境来调整自己的宗教信念和行动的参与。

2. 部分选民是出于对对立党派及其候选人的极度厌恶,而不是对自家党派和候选人的支持。

虔诚传统的福音派比那些虔诚度弱的基督徒对他们所反对的政治候选人更有可能表现出负面态度。

3. 大选结果跟反堕胎、反同性恋婚姻、经济等方面挂钩,因此不是选择谁,而是选择背后的政策

在新冠疫情期间,美国进行了2020年价值观调查。结果表明,白人福音派认为,今日美国最重要的问题居然不是新冠疫情导致的社会灾难与人员伤亡,而是堕胎等等,甚至该回应得到了高达63%的福音派人士的支持,没有任何其他宗教群体将这个回应列入前三,一般人在调查中,都将疫情动态、生命健康列为头等大事。

而且,我们看到特朗普确实也在做这样的事,例如提名巴雷特(保守派、反堕胎)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有人把特朗普比作波斯玛代的居鲁士王。前美国能源部长Rick Perry在2019年一次福克斯电视台节目专访中如是说:“上帝在历史上一直使用不完美的人。大卫王并不完美,扫罗并不完美,所罗门并不完美”。

有学者认为,“白人福音派”可能是为了重掌权力而出此下策,美国过去几十年兴起了民权运动和女性解放运动,这对于之前传统的美国社会秩序产生了很大的冲击,而特朗普就敢站出来支持传统秩序的回归,这激起了“白人福音派”对丧失权力重掌的渴望。有学者主张说,鼓动支持特朗普的不是白人福音派或保守基督教势力,而是基督教民族主义,它是一个文化框架,即一组神话、传统、象征符号、故事和价值体系构建的统一体,美化并推动基督教和美国政治生活一体化。

其中包含的理念有“本土优先、白人至上、父权制、异性恋规范性,以及威权管控和勇武精神的神授性”。所以,基督教民族主义不等于白人福音派,虽然他们有部分的相似和重叠。有一些“白人福音派”是基督教民族主义者,但另一些白人福音派却不是,而非白人福音派人士中也同样存在民族主义者和非民族主义者两类。

很多人认为从美国70年代末80年代初兴起的美国白人宗教右翼(宗教正确)运动是为了抵制最高法院通过的堕胎合法化判案,但其实这个运动的另一因素是源自他们对去种族隔离、对种族融合的反对,前者普遍被人们看到,但后者也不能被忽视,那就是右翼运动的倡导者们会比其他的美国人更显得具有种族偏见。

有些学者认为,白人福音派的人口状况、宗教教义和政治动员表现出与强调白人为中心的社会运动的一致性,而不是保守派政治或基督教。这种白人至上的理念被抬高到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位置,除非其他人种默认这种理念,否则就会被排斥。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的种族言论远不止暗语(指向特定群体传达特殊含义的微妙用语),而是用种族主义向充满焦虑的白人赤裸裸地投其所好。

4. 还有一种对川粉现象的解释,就是源于他们对粗犷、硬汉作风的向往。

Kristin Kobes du Mez在《Jesus and John Wayne》中指出,特朗普的个人领导风格与白人福音派从60年代以来所推崇的那种粗犷硬汉形象非常的吻合。他们希望有一个意志坚定、强而有力的男人来保护美国,而特朗普就被看作是这样具有男子汉气概的人选。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牧师Robert Jeffress在2016年总统竞选时期宣告:“我要找的是一个最刻薄最强悍的领导人,我深信这符合圣经”( “I want the meanest, toughest, son of a you-know-what I can find—and I believe that’s biblical.”)性别歧视被理所当然的接受,或至少可以被开脱。

上述就是学者们关于白人福音派支持特朗普所给出的几项主要的可能性原因,当然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没有分析到,而且哪个原因才是真正的原因大家也是各执一词,这个问题是复杂的,有待日后再去回应。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白人福音派支持特朗普可能的一些影响和后果。

首先,这将导致美国人脱离宗教的趋势会继续快速推进,甚至还会加速。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再也不想认同自己是“福音派”甚至是“基督徒”。

第二,福音派的信仰见证被削弱,名誉受损。其他美国人会看福音派是出于党争的虚伪之辈,从而不再认真对待他们的道德和宗教信息,因此他们当初对克林顿那样的吹毛求疵,而好像对特朗普淫乱的私生活熟视无睹。

第三,福音派似乎没有给政治带来具有基督徒特有的独特性声音或贡献。

最后,很可能导致致力于建设种族多元化的教会和建设多种族的福音派联盟的努力付之东流,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曾回应说:“每到主日是美国种族分化最严重的时刻”,因为白人去白人教会,黑人去黑人教会,华人去华人教会,大家都是按自己的种族进行教会生活。而在特朗普任期内,支持种族主义以白人为主的教会对其他种族的教会成员更加的打压,其他种族的教会成员丝毫体验不到白人会友对他们的支持与力挺,这是明显与圣经教导相抵触的做法。

相关提问

1、问:是什么原因导致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和非福音派基督徒在支持特朗普的问题上有那么大的差异?

答:第一,是否支持反堕胎是上述我们已经谈到的其中一个原因之一,只要听到谁在政策上支持反堕胎,那么他大概就能得到福音派人士的认可;第二,共和党和保守人士非常成功地将基督教信仰和对耶稣的理解包装成共和党以及将耶稣打扮成一个共和党人士,最近,历史学者Tony Keddie出版的《Republican Jesus》就通过引用一些经文(我们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吩咐你们说,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帖后3:10】)试图论证说明耶稣不会支持大政府而是支持小政府,并且祂不会支持给穷人、弱势群体提供福利的国家政府。

2、问:学者的宗教信念(神学宗派背景)会影响自己的调查研究吗?

答:有共识不支持学者在做调查研究时有宗派偏向,而且学者们自己也有很开放的态度,在调查研究上会尽量客观保持中立。


关键词
分类 +More
阅读排行
Facebook
0.121556s